我和江科大的故事 | 曾文火:人生选择无怨无悔

作者:曾文火 部门审稿人:周春燕 摄影: 视频: 单位:党委宣传部 离退休工作处 发布时间:2023-03-13 投稿时间: 点击量:1740

【人物简介】 曾文火,196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工程物理系,参与首批核潜艇核控系统研制。1982年春同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,入职镇江船舶学院。1986年赴美国康奈尔大学留学,回国后主要从事伪微分反馈控制理论和机电液系统应用研究,完成10余项预研基金和武器装备重点项目,获科技进步一、二、三等奖共8项,全国优秀教师,突出贡献专家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,国家二级教授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船院除基础部外,仅4个专业系:船舶工程系、动力与机械工程系、自动控制及计算机系以及工业管理工程系。其中二系(机)包括船舶内燃动力装置(动力)和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(机制)两个专业。机制每年招生一个班,传统课程如机床、工艺、刀具、液压等由工厂调入、文革前大学毕业的老教师开设。本科教学刚刚走上正轨,科研尚未起步。

当时的副院长后任院长的陈宽讲过,办好一所大学,必须经过几十年的长期积累。大学,不是盖大楼、扩规模、改校名,而是要有大师。作为新办大学,首要任务就是组建高质量的教师队伍。二系引进西工大叶祖荫、西南交大程华定等,均已有高级职称(副教授),必须强调的是,当时重点大学副教授也是凤毛麟角,实属稀缺资源。校领导为引进人才,奔走全国各高校,求贤若渴。程华定从成都西南交大回老家镇江探亲,校领导获知,马上登门拜访,邀其入船院。程应允后学校随即派人事处两同志去西南交大,与该校领导协商程华定调动之事,并代办手续。

船院教学实验区与教职工住宅区相邻,科研十分便利,我晚餐后步行几分钟即到实验室。没有节假日,每天工作至深夜,有时被管实验大楼的工友锁在楼内,有时被妻拒之家门外,就在实验室借宿一晚,蚊虫叮咬,早晨发现红点布满腿脚。

1984至1985年,船院承接了首批埃及海军官员培训任务,程华定主任将任务交给我们(曾文火、徐永利等)。这是改革开放后首次涉外培训任务,涉外无小事,成败不仅影响船院声誉,也关系到六机部和国家形象。当时,多种中文教材要书面译成英文讲稿,而教师外语水平普遍不高,特别是听说能力。中译英首先要对中文内容理解,懂其意思。有些中文内容,非本专业的外行也不一定看懂。例如机制“螺钉螺帽”,可能知道螺钉screw,将螺帽就译成screw cap。那如果中文说螺母呢?难道译成screw mammy?

我首先阅读与外训内容有关的英文书籍,既学专业又提高外语水平,然后书面翻译专业老师采用的中文培训教材。夜以继日,节假日无休。暑假天气炎热,当时无论办公室还是居家均无空调,我忙于准备,汗流浃背。虽至不惑之年,但压力变动力,我不仅圆满完成任务,而且增长了专业知识,提高了外语交流和表达能力。经首战磨练,今后再有这种任务,心不慌,情不急,自信上讲堂!

1986年,按当年国家分配船院出国指标,兼顾EPT考分和学科发展,我获准作为公派留学生赴美留学,在康奈尔大学机械与航空工程系任访问学者。留美期间,我如痴如醉地学习先进科技知识,期满按时回国。十几年后,我作为客座教授受邀再赴康奈尔大学,一些年轻的中国学生知道我八十年代在此留学,问为何当时不留在美国?我向他们介绍国家的富强、学校的发展,以及在国内教学科研工作及取得的成绩,听后他们也十分理解,说很多人留在美国读博后找不到满意的工作,只能继续做博士后,很难自主立项进行科研工作。曾一同赴美留学的旧友退休后来看望我,见书橱中的奖章奖状,以及众多学生合影,桃李满天下,十分感概地说,“你回国是走对了!”

留学人员陆续回国,二系隶属的机制专业具有了一定规模和办学基础。为使机制学科更好地发展,1988年12月学校将机制从二系分出成立八系即机械工程系,赵良才为八系第一任主任,我是分管教学副主任,范牧昌负责实验室。

1988年回国时,学校资助我科研启动经费1500元,第二年即获江苏省科研资助1.5万,接下来陆续获中船总科研资助几万、十几万、直至几十万。科研项目类型,初始为省部基金项目,进而是军工预研项目和重点项目,最终承接型号项目等。研究内容包括被控对象数学模型识别、控制系统结构研究、控制参数计算方法、末级能量提供单元特征、反馈检测、性能评估等,内容相互关联,体系配套完整。857工程研制过程中,海军和系统工程部技术人员来校中期检查,当时学校还处在本科教育的转型发展阶段,科研刚刚起步。系统工程部有关领导当时讲了一句话,我记忆深刻,“你们这种科研刚刚起步阶段的学校,也能搞出这么好的随动控制系统”。整套装置送北京系统工程部,为海军新型武器装备研制作出突出贡献。

随着中外交流频繁,镇江一些单位常请我现场翻译。如镇江铝加工厂引进意大利涂层生产线,技术内容涉机械、液压、自控、计算机、化工等领域,外方来7位专家指导调试,需现场口译。他们先找外事局,后找船院外语教研室,因不懂专业,均无法承担,最后找到我。尽管教学科研很忙,考虑解企业之难不仅是大学责任,也关系船院声誉,故妥善安排教学科研,接受任务。近两个月,我白天骑自行车厂校来回,晚上去实验室科研和指导研究生,风雨无阻。

八系即机械系于九十年代初获批硕士授权点,是全校最早获批的四个学科之一。学校科研总体水平可能不如京沪名校,但某些方面并不逊色。“伪微分反馈控制”(Pseudo Derivative Feedback Control)独具特色,可看齐美国名校康奈尔大学。我不仅自身全心全意投入科研教学,而且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好的学习条件,如实验室、办公桌椅、仪器设备、计算机等,外加管教甚严,学生受益匪浅。他们走上工作岗位,很快成为骨干。张仕民曾任安庆柴油机厂总工程师,现为董事长兼总经理。丁奇在北京系统工程部工作,为海军装备研制作出贡献,受表彰。张新联自主创业伟泰科技公司,颇具规模。博士生胡俊和硕士生吴瑕不仅学业有成,而且喜结良缘。2003年春我虚岁60时,几十位学生从上海等外地来镇,畅叙师生友情。

在校期间,我先后获中国船舶总公司有突出贡献中青年奖章,获江苏省优秀研究生教师等表彰。2001年,学校将我上报为“全国优秀教师”,我曾借口科研教学忙,不报材料,再三推辞。当时的人事处长王直讲:“曾老师,这不仅是你个人荣誉,也是学校的荣誉。”我觉得言之有理,方同意填写申报材料。经省评、全国评,我获“全国优秀教师”奖章,代表学校去南京参加全省表彰会。

筑巢引凤栖,花开蝶自来。学校始终遵循事业留人、待遇留人、感情留人、环境留人。我从船厂进入船院,从企业进入高校,从生产制造转型教学科研,从东北辽宁回到家乡镇江,回顾这一路,学校提供科研启动费、投资仪器设备、调整实验和科研场地,为教学科研创造了良好条件。没有学校这块沃土和宜人环境,不可能结出硕果。进船院,是我人生重大转折,也是一次关键选择;留美后回国,又是一次重要选择,我始终无怨无悔。

(采访整理:罗文、谢凌燕)

分享到: